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

伶倫音樂節操盤手董勇:音樂節在改變你的生活方式

時間:2018-10-22 16:36:10
9月22日,“2018中國南昌·梅嶺伶倫音樂節”正式開幕,和狂歡享受的樂迷們不同,董勇卻一直在牽掛現場的安保問題。董勇——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的副總裁,北京陽光新瑞發展有限公司COO,在大型活動領域擁有十余年的專業演出制作經驗,是國內資深的制作人,曾參與制作和策劃上百場大型文化演藝活動,曾參與制作和策劃上百場大型文化演藝活動。參與制作數十場央視品牌欄目《同一首歌》,2006郭德綱、侯耀文《相聲群星喜福會》全國巡演總制作人,2007年--2009年于中央電視臺電影頻道大型品牌欄目《電影之歌》擔任運營總監,2008年擔任中國電信《愛音樂》全國巡演總策劃和制作人,2010年周華健《花的拼圖》全球巡演呼和浩特站、哈爾濱站制作人, 2008--2010年中國信陽茶葉節開幕式晚會制作人,中國第十四屆麗水國際攝影節開幕式晚會制作人,2013年呼和浩特昭君文化節開幕式制作人,2012年中國寧海徐霞客開游節文藝晚會制作人,2013--2017年連續五年擔任張北草原音樂節執行制作人和商務負責人,2013年中國首部行進式大型山水實景演出《尋夢龍虎山》執行制作人,國內的集游園體驗與沉浸交互表演相結合的大型實景文化演出《尋夢牡丹亭》執行制作人。董勇一年里有七八個月奔波在外,接受采訪時,他表示正在驅車趕往位于江西撫州的大型實景演出《尋夢牡丹亭》的路上。自2013年張北草原音樂節以來,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在音樂節市場上逐漸站穩腳跟,陸續推出南昌梅嶺伶倫音樂節、上海滴水湖陽光音樂節等多項品牌。董勇表示,區別于演唱者個人附加值的影響,他希望未來樂迷們可以沖著陽光音樂這個品牌而來。
 
 
“音樂節正在改變你的生活方式”,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旨在通過將音樂節與旅游消費進行結合,打造泛娛樂化的產業形態。本屆伶倫音樂節不僅邀請到了李宇春、華晨宇、金志文等大牌加盟,現場還設立了美食區、體驗區、商品區等,“更像是年輕人的一個社交場所”。這不是一場簡單的視聽盛宴,而是“非常能讓人放松心靈”的短暫逃離都市生活的避風港。
 
除音樂節之外,“尋夢系列”大型實景演出也是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著力打造的品牌產品。坐落于江西撫州的《尋夢牡丹亭》大型實景演出,即是現代技術手段下對于傳統文化的復刻。董勇介紹,《尋夢牡丹亭》高度還原了湯顯祖對夢的理解,更是對中國夢、強國夢、傳統夢的追尋。
 

李宇春、華晨宇、郝云、金志文、南征北戰NZBZ、李斯丹妮......這屆伶倫音樂節的演唱陣容足顯主辦方的誠意。在嘉賓的選擇上,董勇表示,之所以選擇兩位有選秀經歷的大牌歌手,是因為想要傳達“如果你有音樂夢想,你就來灣里”的主題。此外,金志文、蘇陽等人的加盟也豐富了音樂風格,給樂迷更多選擇。
 
此前,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董事長楊瀾女士提出“樂(le)灣里,樂(yue)灣里”的主題定位,是有“快樂在灣里”和“音樂在灣里”的兩種解讀。據傳,南昌灣里便是黃帝樂官伶倫發明五音十二律的地方。如今的灣里更是南昌政府攬山入城計劃中的重要一環,董勇透露,未來將會有更大的音樂產業布局要在這里誕生。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副總裁、北京陽光新瑞文化發展有限公司COO董勇
 
Q:本屆伶倫音樂節,您最關注的是什么?
董勇:從團隊來說,我們對音樂節的制作是相當有信心的。因為不論技術團隊、商務團隊、還是執行團隊,他們通過將近六年的磨礪,對于音樂節的制作流程已經相當熟悉,目前的制作水準可以說是國內最高的。在音樂節的制作過程當中,我們不僅會注重當地的環境保護,更注重提升音樂節的品質,音樂節制作過程中,無論是現場的技術條件,還是所使用到的音響、燈光都是聘請專業的演唱會燈光師、音響師及專業音樂節執行技術團隊來完成的。
但整個音樂節我考慮的第一要素,還是安保問題。第一屆(2017)伶倫音樂節,下了整整兩天大雨,從現場的技術保障來說,音樂節照常舉行,沒有出現任何問題;從觀眾安保來說,也沒有出現任何事故如踩踏等等,包括在瓢潑大雨的時候,現場所采取的疏散手段都是非常有效的。對于各種惡劣天氣和意外情況的預案方面,我們的團隊是非常有經驗的,音樂節瞬間引起這么大人流的進出,安保對我們來說是重中之重,除了給觀眾提供一個視聽方面的盛宴之外,觀眾的安全問題始終是我們主辦方考慮的第一要素。
 
Q:如此高品質的團隊會不會加重音樂節的成本呢?
董勇:音樂節的成本和品質兩者比起來,我們更看重的是音樂節的品質。我們不會因為成本的增加而降低演出的品質。比如這次的伶倫音樂節,李宇春、華晨宇都是首次來到江西,我們花費這么多的心思去邀請這兩位超級巨星參加本次的伶倫音樂節,也足以顯示出主辦方的誠意。每一屆的伶倫音樂節,我們對于音樂人、參演樂隊的選擇,其實是頗費了一番心思的。同時,我們請到的音樂人也都是非常敬業的。比如說去年音樂節我們邀請的歌手趙雷和李健,因為大雨導致所有的航班取消,但他們為了不耽誤演出,臨時把航班改成了火車,準時出現在了音樂節的現場。
 
Q:除了大牌歌手之外,在選擇嘉賓時還有什么原則?
董勇:我們選擇音樂人的原則是多元素的,但我們盡量會去選擇不同音樂人所具備的不同音樂元素和音樂風格,這樣可以讓更多的受眾選擇自己喜歡的音樂人和樂隊。今年我們也同樣選擇了金志文,因為用評論家的話來說,“金式搖滾”嘛,他自己唱搖滾方面有他自己獨特鮮明的特點。同時今年我們也邀請了蘇陽樂隊,蘇陽是西北人,他擅長把一些西北民歌改編成搖滾,具有非常鮮明的民族搖滾特點。
 
Q:今年伶倫音樂節在邀請的嘉賓陣容上是想傳達一個怎樣的主題?
董勇:我們今年想傳達的音樂主題,除了“樂(le)灣里,樂(yue)灣里”的概念,還有一個“音樂夢想”的主題。像春春和花花都是選秀節目出來的,有很大的歌迷群,同時春春和花花都是因為喜歡音樂才走到了現在,也是年輕人的榜樣,所以我們也是在提倡“如果你有音樂夢想,你就來灣里”這樣一個概念。
 
Q:這個概念會一直延續下去嗎?
董勇:是的,會一直延續下去。灣里正在配合南昌政府的攬山入城計劃,也就是說灣里會被逐步打造成南昌的文化娛樂中心。目前灣里全域旅游的規劃方案是由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在做承接,下一步我們會在灣里建造一個“聲音公園”,灣里的音樂培訓教育、音樂家創作基地、樂器制作工坊都會在這個公園內在兩到三年內逐步實現。這個“聲音公園”也會作為伶倫音樂節的會址,我們希望音樂夢想都可以在灣里實現。到時體驗和旅游、放松休閑的生活方式,會使得廣大樂迷更加一年四季的“樂(le)灣里,樂(yue)灣里”。
 
Q:在伶倫音樂節前期,楊瀾女士有參與嗎?
董勇:此次梅嶺伶倫音樂節的整體定位、現場音樂人選取、音樂節發布會等幾個重點事件和環節上,楊瀾女士都提了非常多的寶貴意見。比如我們關于論壇的設想,就是楊瀾女士提出來的。包括我們對灣里的兩個定位,一個是“樂(le)灣里”,一個是“樂(yue)灣里”,雖然都是快樂的“樂”,但是多音字念法不同,“樂(le)灣里”是快樂在灣里,“樂(yue)灣里”是音樂在灣里,這樣也符合了灣里作為古典音律發明地的定位,這個概念也是楊瀾女士提出來的。而且在整體活動的定位上,楊瀾女士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張北草原音樂節邁入市場  旨在打造泛娛樂生活狀態
 
2013年,在激烈角逐下競標成功,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取得張北草原音樂節的承辦權,并正式進入國內音樂節市場。區別于演唱會,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副總裁、北京陽光新瑞文化發展有限公司COO董勇先生分析指出,音樂節具有觀眾全程站立、自由活動空間大、嘉賓多元等特點,因此能達到身心更為放松的狀態,將會逐漸成為都市年輕人減壓的一種生活方式。
如今,對于董勇的團隊而言,舉辦大型音樂節已經有了非常豐富的經驗。在前期市場調研階段,就已經搜集了大量證據以佐證策劃方案。經過前期的充分準備,后期在執行時嚴格按照方案內容,現場呈現“與方案的偏差不會超過2%”。
 
Q:當時是基于什么樣的判斷選擇進入音樂節市場的?
董勇:進入音樂節市場其實比較偶然。我們是在2013年的時候正式進入音樂節市場的。張北草原音樂節原來是由政府和合作公司在做,誕生于2008年,但是做了幾年效果都不是很好,政府每年也投入了大量資金。2013年的時候其實靠政府的資金已經沒有辦法支撐下去,所以政府通過公告希望商業公司介入市場化張北草原音樂節。在這種情況下,當時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通過招標在四家專業化商業公司中脫穎而出,在2013年正式拿到承辦權,并通過后續兩年的運作,和張北政府共同組建了合資公司,開始運營張北草原音樂節直到現在。
 
Q:幾年的運營下來,目前取得了怎樣的成效?
董勇:張北草原音樂節,和草莓、大愛、熱播這些較大品牌的音樂節幾乎都是誕生于08年、09年這個時期。目前有一些音樂節已經不在這個市場里了,然而張北草原音樂節到現在已經被打造為全中國參與人數最多的戶外音樂節。當然這和它的地理環境、物理空間有很大關系。我們在13年、14年、15年的時候都沒有對人數進行限流,在16年、17年開始我們是進行了限流,每一天的門票數量大概是4萬張,可以做到音樂節三天內天天爆滿的情況,所以說張北草原音樂節創下了很多音樂節的票房之最。
 
Q:音樂節的舉辦是否做過一些事先考察?
董勇:的確是做過多維度的考察工作,比如通過受眾的畫像心理,分析受眾為什么才去音樂節等,來完成音樂節定位,并在宣傳的時候就提出了一個口號,“音樂節在改變你的生活方式”。我們的音樂節最大的特點是和旅游做在了一起。這就區別于草莓、迷笛這些音樂節,因為他們的定位可能是喜歡音樂的人群,但是我們是把音樂和旅游,以及新的生活方式結合在一起。在2013年的時候,我們提出的張北草原音樂節的宗旨是“讓我在草原上撒點野”;2014年是“再不瘋狂我們就老了”;2015年是“新音樂、新生活”。我們希望讓年輕人,尤其是一些都市白領,在城市里面臨各種壓力,但是偶爾改變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約個自駕游。我認為這種方式符合現在的年輕人的心里訴求,也成為了都市人群減壓的一種方式。
 
Q:音樂節和其他的文娛產品相比,操作起來有什么難度?
董勇:音樂節和我們傳統的演唱會相比,操作起來不太一樣。十年前,北京、上海這種能做大型演唱會的城市都有幾個特點,一種是做藝人個唱性質的演唱會,另一種是拼盤演唱會。拼盤演唱會是指演唱會中可能會有三到四位知名歌手。近幾年拼盤演唱會越來越少,個唱性質的演唱會越來越多,像周華健的個唱、張學友的個唱、華晨宇的個唱等。
 
音樂節上的消費習慣和專場的消費習慣也是不太一樣的,畢竟音樂節是一個非常能讓人放松心靈的地方。而演唱會很大程度是追星,打個比方說我是某個藝人的鐵桿粉絲,他開演唱會我一定會去支持。從現場的觀演方式上兩者也是不一樣的,演唱會全部都是有座位并坐著觀演,而音樂節全部都是站立的方式,這里我想強調的是,在你站立的時候,實際上身心是更加放松的狀態。
從舉辦的角度來說,音樂節場地很大,所有的觀眾是自由活動的。可能這個表演中的樂隊不是我喜歡的風格,那么他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去美食區、商品區、體驗區去進行自己喜歡的活動,或者進行社交方面的一些活動。當自己喜歡的樂隊在進行表演的時候,又可以隨時投入到欣賞表演的過程之中。所以音樂節最主要就是來放松身心,選擇自己喜歡的方式來欣賞音樂。對于主辦方來說,我覺得音樂節的操盤難度比演唱會的操盤難度要更高,也更能體現主辦團隊的綜合水平。
 
Q:您覺得舉辦一個成功的音樂節,團隊需要具備哪些素質?
董勇:我們陽光音樂的工作人員非常敬業。從策劃階段開始,我們就會進行廣泛的市場調查,形成策劃方案。比如說我們的音樂節和其他的音樂節有哪些不同,我們的音樂節更多地去傾向于觀眾。我們的執行能力超強,陽光所有的項目,包括音樂節和實景演出,有一點非常重要,就是策劃方案與最終的現場呈現偏差不會超過2%。
 
Q:音樂節的觀眾自主性更強,那如何吸引到他們呢?
董勇:我希望我們之后的音樂節更像是年輕人的一個社交場所,就像是張北草原音樂節一樣,每年到7月的最后一個周末,鐵桿樂迷就會來。他們是奔著品牌而來,而不是針對某個樂隊而來,這是我們對音樂節的一個期待。國外有很多音樂節,樂迷們根本不關心演出陣容,只要到了這個時間他就一定要去參與。因為他覺得在欣賞音樂節的過程中,非常放松就是他想要的狀態,而不是單純對某一個樂隊的癡迷。
 
國內和國外音樂節相比來說,追逐明星的狀態更為明顯。我們將來會把旗下各產品打造成泛娛樂產品。包括每年五一勞動節我們的自主品牌陽光音樂節,實際上就是想把泛娛樂的生活狀態帶給所有的觀眾。我們的音樂節中會包含抖音短視頻的拍攝、陽光音樂品牌的延展、Cosplay等,還包括一些動漫元素,所有符合當下年輕人生活方式的元素,我們都會放入音樂節之中。對于伶倫音樂節來說,我們可能更多會討論一些音樂節規則的制定、行業標準優化、中國音樂未來的發展等等。所以明年的2019伶倫音樂節,我們可能會邀請更多音樂產業方面的人才加入,包括音樂行業意見領袖,并在音樂節期間舉辦論壇來配合音樂節的舉行。我們未來的受眾也會是多層次化的,這是我們陽光音樂的一個目標。
 

《尋夢牡丹亭》開古典戲劇改編之先河  
 
作為中國首部古典戲劇,《尋夢牡丹亭》改編自湯顯祖戲曲經典名著《牡丹亭》,結合高科技舞臺技術、巨型圓環裝置投影等現代技術,對大師的“夢”進行再造。該實景位于江西撫州,古名臨川,從古至今這里出過多位“臨川才子”。在湯顯祖故里還原他的“夢”,不僅在劇本改編上存在局限,在技術方面也遇到了更大難題。為了打造“天地一體式”沉浸實景,實地挖掘深度達到了40多米,工人作業遇到了不小的困難。
 
2018年9月25日晚上,《尋夢牡丹亭》公演大獲成功,目前這部實景演出劇目已經正式與觀眾見面了。回顧公演開演前期,忙完了伶倫音樂節的現場,董勇又馬不停蹄地趕往撫州,進行下一項工作。他戲稱自己是個工作狂,“我一年差不多要有七個月到八個月的時間要在外面”。但對于音樂和人文歷史的熱愛,似乎為他提供了無限的工作動力。
 
Q:當時是怎么想到做《尋夢牡丹亭》這個項目的呢?
董勇:因為《尋夢牡丹亭》項目是在江西撫州市,撫州在古代被稱為臨川,在中國的文學歷史上,臨川文化絕對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撫州的歷史上曾經出現過“臨川才子”的說法,像王安石、曾鞏都屬于唐宋八大家里的人物,包括湯顯祖大師都屬于“臨川才子”的范疇。《牡丹亭》又是在中國戲劇史上留下濃墨一頁的作品,所以我們實地考察了撫州臨川的歷史后,就決定做這么一個作品。據我了解,中國的實景演出中將古典名著進行改編的,《牡丹亭》應該是首例。以往的實景演出都是受限于當地的景色,然后將其數千年數百年的歷史做一個壓縮,其余的多是基于人文傳說來進行的。《尋夢牡丹亭》是完全根據原作進行改編,難度更大,因為它限制住了主創團隊的自由發揮,稍微改偏一點,就不是我們熟知的《牡丹亭》了。
 
Q:除了改編難度之外,還有遇到其他的困難嗎?
董勇:還有一些就是技術方面的難點,因為《牡丹亭》昆曲版流傳最久,在傳統戲臺上幾句唱白就可以將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的過程呈現出來。我們要區別于傳統的戲曲,就必須要借助現代的一些科技手段把整體過程呈現出來,這樣才能讓受眾更加切身地感受到這個人是如何還魂的,有助于更好理解作品本身。所以說技術上的設計對我們來說本身就是一大難點。如何去實現技術上的手段,這個就難上加難了。我們在牡丹亭做的一個360度水幕的過程中,挖到了地面四十米以下,因為它要借助大型機械把表演道具升起來,道具直徑就有18米,要升到20多米的高空,所以在地下要做40米深的地基。這就要求要打斷地下好幾層,有的是巖石層,有的又是砂土層,就是一打就垮,而且作業面特別小。每一次作業只允許四個人在地下做工。撫州夏天最熱的時候將近40度,工人還需要穿著軍大衣在地下施工,這個技術難度絕對是非常罕見的。
 
Q:關于“尋夢”這個主題在落實前是怎么考慮的?
董勇:從設計上進行考慮,是想要更好地呈現湯大師的作品,他的作品非常美,它是400年前的,現在已經有了技術條件,可以將它高度還原出來,包括湯大師對夢的一些理解。現在我們國家都在強調強國夢,實現中國夢,所以我們“尋夢”也是在尋我們的強國夢、中國夢,在尋我們的傳統夢。
 
回歸生活,董勇是個兼容包并的人,聽的音樂種類豐富,喜歡的事物也是風格百變。既愛戲曲又愛搖滾,一邊追張學友演唱會,唱了20年許巍的歌,一邊又愛著毛不易的《消愁》,最近還在看嘻哈,“我覺得音樂不分年齡嘛!”北京陽光新瑞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作為陽光媒體傳播集團旗下的全資子公司,承擔著集團所有的文旅演出項目的策劃與運營。而在競爭越來越趨向于用實力、用品質說話的時代,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的文旅版圖已經全面展開,未來的路任重道遠,期待董勇與他的團隊將來為我們打造更多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