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

《文化產業發展對舞美的需求》——邢晶

時間:2018-08-10 16:53:24

2018年7月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總裁邢晶先生受中國戲曲學院邀請,國家人才培養重點項目“戲曲藝術人才培養千人計劃高級研修班定制了一堂《文化產業發展對舞美的需求》課程,從制作人的角度論述了文化旅游演出行業中的舞臺設計演變“戲曲藝術人才培養”千人計劃高級研修班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游部主辦,文化和旅游部藝術司、中國戲曲學院聯合承辦。

以下為課程內容記錄,供交流參
 
一、文化旅游產業迎來新的發展時代
 
1、頂層政策的指引。習主席關于文藝工作做了很多重要的講話,核心就是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與以前毛澤東主席關于延安文藝座談會的講話,主導思想是一樣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重目標,這兩點都重要,這是頂層政策的指引,我們工作當中離不開的。
2、消費市場的推動。我們國家發展迅速,產業發展引發了資本的參與,帶動產業消費,又帶動文化旅游市場的發展,才引來了資本的關注,是一脈相承的。文化旅游市場未來五年將達到15萬億的規模,市場空間足夠大。
3、文化旅游創新。文化是旅游的靈魂,旅游產業的發展,其實已經走過了觀光旅游的階段。如何把旅游六要素——吃、住、行、游、購、娛一網打盡?實現旅游是載體,展現文化價值和商業價值才是最重要的。
 
二、旅游演藝市場總體持續增長

 
▲旅游演藝市場總體持續增長
 
統計表明,2017年旅游演出市場突破50億。2017年的統計數字從演出場次到觀眾數量、票房數,絕對值都在增長,但百分比下降了,這給我們帶來一些啟示。清華大學媒介調研室通過數據歸納出,旅游演繹市場節目雷同、缺乏特色,品質良莠不齊、精品較少,節目的形式需要進一步的創新。真正的成功范例,應該是藝術價值和商業價值相平衡。我們已經進入了感知經濟消費的時代,進入了身心健康的消費時代,文化旅游產業有大量的商業機構、大量的客戶愿意消費,形成了對藝術理想的商業擠壓,最終的目標是如何追求文化價值與商業價值的辯證統一。
 
▲藝術價值與商業價值的辯證關系
2018年,我們商業的回報只有商業收入和衍生品收入。2018年以后發展的趨勢,企業所發展的業態一定要包含旅游產業吃、住、行、游、購、娛,企業的投入和產出一定是要成正比的。現在很多企業投資的產業園,如古北水鎮、華僑城等,其實做得都非常成功:把吃、住、行、游、購、娛一網打盡。
2013年到2018年之間,業態的改變造成演藝形式三種變化,商業演變帶動演藝形式的變化。產生了三種形式:
形式一:向觀演聚集流量;
形式二:互動觀演拉動流量;
形式三:以多維度體驗場景創新。

 
▲旅游演藝市場的商業驅動
 
這三種形式濃縮了我們這幾年對一些業態的文化演藝旅游產業的看法。
 
三、舞美創作面臨新課題
 
核心的問題是:我們在文化演藝行業里要做的是什么?應該是追求文化為魂,是在文藝行業這個大圓的核心。中心的影響不斷放大,即便到邊緣部分也離不開文化。融合時代科技與商業價值的創新表達,是我們舞美設計不斷升級所追求的方向。商業業態從單一演藝形態向多元形態發展,是我們最終要實現的展現文化價值和創造商業價值的理念。

 
▲舞美創作面臨新課題:展現文化價值創造商業價值
 
由于商業對舞美形式的影響力,舞臺美術演變形式會給舞美設計帶來新的課題。從2003年到2018年,我們做出了上百場文化演藝產品,歷經了三種形式:
 
▲舞美演變的三種形式
 
形式一:舞臺小天地。觀演分離、單向輸出,都是舞臺化的、固化的,演播廳式的,遵循一定的程式或鏡框式傳統舞臺。我們的作品中如《紀念辛亥革命1000周年文藝晚會》、《2018年體育嘉年華》等。

形式二:舞臺大天地。觀演融合,雙向互動,舞臺和觀眾區不明顯區分。代表作品如《Sleep No More》、《獅子王》、《又見平遙》、《尋夢龍虎山》等。

形式三:天地大舞臺。跳出觀演、多維體驗,嘗試多維度的表現手法可以上升到美學、哲學的境界,用更多現代藝術的創作理念也許能達到這一點。比如我們創作的《尋夢牡丹亭》。
接下來分析發生的變化:
 
一:舞臺的變化
 
做《世紀之光》這個節目的時候,臺灣、大陸兩地只有這一臺晚會,非常具有政治意義,我們請的策劃是楊瀾、任衛新老師。武昌起義打響了中國革命第一槍,節目開始時在黑暗當中鳴響一槍,就像一百年前一樣。這是觀、演區都比較傳統的設計。
 
舉辦張北草原音樂節時,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對音樂節的平面布局做的整體安排有三個舞臺。為了觀眾能更好地觀演、娛樂,我們在草原音樂節區域內設置了很多餐飲區,給觀眾帶來了很好的體驗。這種情況下,張北草原音樂節聚集的人有二、三十萬人之多。三個舞臺其實都采取了比較傳統的方式。
 
《2009世界郵展開幕式》在當時成為一個大型的國事活動,張德江副總理親自參加。這是一個廣場設計,屬于形式一的舞臺。在當時的廣場舞臺藝術當中,我們認為是最有效果的是牡丹花,在洛陽牡丹節,我們做了牡丹花瓣的花型。在周邊體育場的邊上,近層我們鋪滿了鮮花,遠層設置假牡丹花。舞美設計請的是韓立勛老師。
 
《水韻興化》的舞臺也屬于形式一,是實景演出當中比較早的案例。興化區域的特色是油菜花,油菜花自然生長時最大的特點在水中自然分布,并且自動切割成不同的區域。我們搬到舞臺上用了很大一塊區域造油菜花的景,當年為了這個工程把水抽干了。
 
 
2018體育嘉年華是在體育館里完成的,是一臺體育春晚,正月初二很多觀眾都看了這臺節目。陳維亞老師和朱海老師做總策劃人,舞臺設計是王宇鋼老師。這臺晚會是舞臺和體育產業的結合,所以舞臺形式比較特殊:要體現科技感,比如頂層的升降屏幕,同時可以旋轉;舞臺后面做了移動開合的屏幕,舞臺后面會有攀巖的體育運動,因此做了攀巖的物理安排,滑板、滑輪車會從兩側高處滑下。不但有屏幕,還有升降裝置,為了形成更好的動感,演員從里側可以直接下滑到外側。 雖然這個舞臺設計感很強,但是還是屬于形式一的、框架性的。這臺演出在體育行業大咖云集,非常成功,也是體育春晚首次演出。
形式二的舞臺歸結為“空間的延展”,舞臺向觀眾區衍生,整體增加了沉浸式、互動體驗、轉臺、升降臺等機械化的形式和手段。

《sleep no more》從1樓到5樓都是表演場所,戲劇中任意時間點都能進入劇情,可以走在演員的身邊,故事也就在觀眾的身邊發生。上下樓梯時,不同地點的另外一些演出看不到也不影響體驗,這才有真實感。
 
《獅子王》是比較古老的經典劇目,國外更加常見。那些乖巧的動物行走在觀眾身邊,很有沉浸感。
 
《又見平遙》很多觀眾都觀看過,是王潮歌老師創作的沉浸式戲劇。不同的舞臺環境下,觀眾和演員融為一體。轉場時,有很自然的故事情節中的人物引導觀眾轉場,讓觀眾可以始終沉浸在故事情節當中。第一場,演員表演的一些洗澡的動作、洗澡的大缸都在觀眾身邊,甚至水都可以濺到觀眾身上,還表現當年的選美怎么選、選足怎么選。這也是非常經典的沉浸互動的體驗形式。
 
 
賴聲川老師導演的戲劇《如夢之夢》,把劇場做了改造,原來是單一觀演關系,但是把劇場拆了以后四面都是舞臺,讓故事發生在觀眾眼前,也是非常成功的。這也是屬于舞臺向觀眾區延伸的典型案例。
 
 
2018年6月30日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在湖北棗陽做的劇院駐場演出《尋夢大漢》公演,棗陽是東漢武帝劉秀的故鄉,湖北的企業家在棗陽打造了漢城,把皇宮做了1:1的還原,但是用什么來點亮漢城、拉亮漢城的旅游產業呢?那就是文化,是劇場。我們的功課是命題作文:12.58米的臺口,怎樣做成形式二的沉浸式觀演形式?270度的沉浸范圍,舞臺側面做翻轉舞臺,讓觀眾身處其中,在一千人容量的劇場里,我們用了水和火這個兩個元素,水和火會從舞臺上真實出現;也用了天空當中的渾天儀,使它翻轉變化,使小劇場實現了形式二的演出。部分演員在觀眾中間表演,與觀眾互動,還會把筐子里的蘋果分給觀眾吃。現在每天都在演出。
形式二舞臺的典型案例是我們歷時兩年、精心打造的行進式實景演出《尋夢龍虎山》,也是采取完全互動沉浸形式的,我們在龍虎山展現道教的故事,這個故事在真正的道教學術行業來說,其實是可以很有研究的,但我們不想太過碰這個道教的學術,而是做文化創意。我們定義了一個關鍵詞:“神仙游”。這臺戲的策劃戲是朱海老師,當時我去朱海老師家里請他,朱海老師說:“是講道教嗎?如果講道教你就回去吧,如果不講道教,講文化創作,我愿意擔任總策劃。”結果他就擔任了總策劃,其實就是說要給他們放松的空間、想象的空間,去體驗道文化的天人合一、上善若水,道法自然。
 “山門打開了,讓大家進入到神仙地”,是我們這次設計的主題。各種景象出現,還可以坐船體驗“神仙地”有哪些,感受“逍遙游”的意境。我們場地長1.8公里,使觀眾有邊走、邊游、邊玩的體驗。王菲唱的主題曲極具穿透力,讓觀眾如聆聽“天籟之音”。晚上就在這片土地上來做演出,表演就發生在觀眾身邊。
 
 《尋夢牡丹亭》在戲劇鼻祖湯顯祖大師的故鄉江西撫州制作、演出,演出基于他的代表作品《牡丹亭》。請了李六乙做導演,王宇鋼老師做舞美燈光總設計。想要完成創新的舞臺形式——形式三的多維度設計。我們用了280畝地,最終設計為白天作旅游景點,晚上作演出的舞臺,這就是我們認為屬于形式三的范疇。
 
   進入大門以后,就已經進入我們的景區了,這里有不同的業態,它展示思夢閣、匯夢館,展示了《牡丹亭》這個故事發生的場所,白天賣的一張門票做商業運營收入;晚上還可以用同樣的場所做演出——建筑是唯一的。把建筑作為我們的舞臺就是我們舞美形式,景區設計的同時做演區劃分。整體的舞臺設計理念,實際是把舞臺延展向了更廣的空間,日游夜演是表演節目的創新。
 
 白天可以進到這些業態之內,看到小橋流水,看到屋里的、全息技術做相應的演出。晚上用同樣的舞臺產生演出。今年的5月6日做了試演,原廣電總局領導,現任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副書記朱虹,針對江西旅游文化專門寫了一篇文章,特別提到《尋夢牡丹亭》劇目是一種創新。在夜晚,亭子可以沿水下軌道移動,舞臺燈光隨舞臺移動,可以到觀眾身邊。
  
 
二:燈光的變化
 
形式一:固定場所,演播廳式的燈光布局;
形式二:與自然融合,沉浸體驗式燈光運用;
形式三:現代機械、現代表演意識和現代觀念的燈光運用。
如張北草原音樂節,我們搭建的是傳統的舞臺,做一種現代的、動感的感覺。2017年張北草原音樂節,有很大人流量,我們當天的最高入場人群達到6萬人,這三天音樂節拉動張北游客達到60多萬。
 
《尋夢龍虎山》是形式二的設計,在“逍遙游”的環節里,我們運用了一個激光的時光隧道,觀眾中無論大人還是孩子,都對這個效果的印象非常深刻,留下了美好的夜晚燈光表演的記憶。
 
比較典型的是《尋夢牡丹亭》中用燈光來表現現代的運營理念,我們用的特殊機械是水下的一個圓環,平靜湖面上什么都看不出來。進入演出環節第三部分——《圓夢》的時候,杜麗娘從陰間還魂與她心愛的人在一起,實現了三界婚禮,圓環自發光同時噴水,用投影做視頻效果。為什么是一個圓?我們寓意非常多:圓夢的“圓”,月圓的“圓”等等,大的燈光道具表現升起的月亮,用燈光打亮后,來引出圓環從水下升起。
 
三:音響的變化
 
音響也嘗試了不同的變化,有三種形式來對應三種形式的舞臺:
形式一:固定場所、演播廳式的音響布局;
形式二:沉浸式體驗音響,保證觀眾在任意方位的聽覺效果
形式三:與大型場地相匹配的多點布控音響。
 
形式一的張北草原音樂節,樂迷都是來聽聲音的,2013年以前的音響設備很簡陋,感受不到音樂的穿透力,第二年就選擇了DAS系統,非常震撼,很遠很遠就聽到音樂節的聲音,但還屬于比較傳統的形式。
 
在形式二的舞臺——《尋夢龍虎山》的演出中克服了新的問題:觀眾在船上,欣賞兩岸的風光,體驗道教的自然法則,怎么能隨時聽到天籟之音(王菲的歌)的最好效果?我們做了沉浸式的創意,在船上埋了蟒蛇音響,通過遙控裝置可以傳到每個船上發聲,大家都被環繞在音樂之中。
 
形式三的《尋夢牡丹亭》日游夜演,音響系統白天、晚上都要發揮作用。有較為復雜的音響點位圖。
 
 
四:視頻的變化
     
形式一:固定舞臺、演播廳式的視頻運用;
形式二:多媒體人屏互動視頻;
形式三:全息影像真假演員切換,以自然介質為基礎的視頻制作。
 
形式一在張北草原音樂節比較典型,就在LED大屏上做一些渲染。單一的觀演關系時渲染是有限的。
 
形式二在實現多媒體人屏互動的視頻效果。我們在幾年前國內最大的文具集團——得力集團的經銷商大會上,用了這種人屏互動的方式。真人在舞臺上演,與視頻效果結合的效果非常好。近年來,此類形式在其它演出上也已屢見不鮮。
 
形式三的技術,比較典型的是這次張藝謀導演在《最憶是杭州》中用到的。
 
例如《尋夢龍虎山》視頻的狀況,龍虎山視頻創作是以自然介質為媒介的,與掛一個普通的屏幕大不相同。我認為這次創作突破了一些傳統創作模式,實現的是形式三的視頻創作,如何在18000平米的石頭上說話。一天早上9點開會,陳維亞導演來了后兩個眼睛都是腫的,他從口袋里拿出手稿,原來他從昨天到現在還沒有睡覺,就為了這22張畫。他用女兒的畫筆一幅一幅地畫怎么讓石頭說話,如何山崩地裂。他用這些畫展示了這個石頭上的視頻應該怎么創作。這樣的情況下,創作了視頻。但是視頻拿到現場試播的時候七零八碎,團隊在現場每天夜里調視頻,才有了后來演出的視頻。石頭上描繪了龍虎相斗的情景,出現了道教的鼻祖——偉大的張天師,展示了道教文化。這幾年這個視頻又有更新和提高,做了新的升級。
 
 
五:服裝的演變

服裝演變的三種形式:
形式一:注重功能性,設計風格簡潔自然;
形式二:注重情境的再現,使服裝與環境融為一體,使觀眾如臨其境;
形式三:注重意境的表現,為觀眾營造一種能引起想象、聯想的虛擬空間。
 
服裝的演變在三種形式當中各有不同的側重方面。形式一比較典型的案例是2018年體育嘉年華;形式二的案例是《水韻興化》,形式三就是2015年《尋夢龍虎山》、《尋夢牡丹亭》的服裝設計。
 
六:道具的演變
 
三種舞臺形式也對應了三種道具形式:
形式一:受舞臺空間限制,以小型道具為主;
形式二:裝置道具等大型道具為主;
形式三:現代科技支撐、多種表現形式,不局限于道具,上升到美學、哲學的境界。
 
形式一的體育嘉年華以體育為主,都是較為固定樣式的道具,如籃球運動員表演打籃球等,道具都為演出使用來設計。
 
形式二的《水韻興化》中用的大型機械道具,在劇情需要的時候把反轉面翻轉上來,從水下升起,是非常成功的道具。
 
2017年在萬山風箏節,主要以大型道具為主進行形式二的演出。
 
《尋夢龍虎山》中的生命樹也是大型道具,下方都是觀眾,演員在生命樹里面演出。

《尋夢大漢》中的渾天儀如何從舞臺頂層自然脫出、自然下垂,也是非常精彩的設計。舞美和道具設計是2008年給奧運會做設計的團隊。

《尋夢牡丹亭》中我們設計了戲曲中典型的概念一桌二椅,這也是非常精彩的道具設計,柱子不升起來就是一個草坪平面,做了機械裝置,白天大家游玩的時候看不到這些道具的展現,晚上演出的時候會拔地而起,是一個典型的優秀設計。
在《尋夢牡丹亭》中使用的道具是符合形式三這種方向的。這是我們精心設計的圓環,后方有一個升起的道具月亮,用燈光打亮,呼應了升起的大圓環,月亮就慢慢隱去。圓環升起,實現了三界婚禮非常精彩的場面。
 
啊我要c死你小荡货現在做的是文化旅游產品,升級說是文化系統工程,舞美設計的頂層設計就是文化理念,這是一切創作的頂層理念。舞美設計的范疇在不斷地擴大。
 
 
還是舉《尋夢牡丹亭》這個案例,平面設計根據280畝的地劃分了園區的第一演區、第二演區、第三演區。清華設計院幫我做的平面設計,他們需要知道舞美創意、文化創意,之后反復確認——平面的規劃完全服從于舞美設計、文化設計。我們舞臺的范圍已經擴大了,需要考慮到日游、夜演,所有建筑都是舞臺道具。
一共有8個不同的景點,要根據《牡丹亭》設計,包括斷井頹垣的部分,里面有我們舞臺設計的理念在。
 
這里出現了舞美設計和建筑設計怎樣融合的問題。不管是框架式的、傳統的、鏡框式的舞臺,還是大型實景演出,我們提出設計理念的時候是從觀演設計出發的,而建筑師是從建筑空間的布局出發的,兩方會博弈。我們模擬了一個觀眾行進的視頻,建筑設計、演區設計都可以模擬出來。
 
在觀演關系上,舞美還要融合建筑的設計,建筑的設計還要尊重古典園林風格,留出足夠的空間給觀眾,除此之外,藝術美學和建筑美學的欣賞觀是不一樣的。比如在設計當中,第一部分是杜府,可以依據建筑樣式原封不動地反映出來,但第二部分進入地府,體現地府應該是斷壁、殘垣等不太現實的建筑物,這就是建筑美學和藝術美學的博弈,直接做一個舊的建筑物幾乎做不到,結構不規則,沒有力學分析來支持這樣的結構。最后的設計是想到利用天外自然力量這個說法,好像從天空中落下來某種自然力量,把建筑給切割成了看到的樣子,是天外之物使它如此,這在建筑技術上是可以做到的。同樣,一個八角亭子,但是只有一半,我們將它切割了一半。這在建筑技術上也可以接受,并且讓它經久不衰,常年佇立在那里。這就符合我們舞美設計的理念。
最后我們整體的園區是這樣的風格:
第一演區白天可以游玩,有杜府等亭臺樓閣;
第二演區是破舊的地府,都是鋼結構做的,也是舞臺;
第三演區要給大家一種未來的想象。
三個演區不同的風格怎樣在設計中表現出來、怎樣在建筑材料當中區分出來,都是很復雜的。
設計理念又提出了新問題:有了亭臺樓閣,沒有山、水怎么辦?最后我們設計了180米的文化墻,按照建筑和舞美的理念設計了山的造型。有山有水就構成了園林的美,不同的視角變化就出現了山巒的變化,我們在《尋夢牡丹亭》當中實現了我們舞美審美藝術和建筑審美藝術高度的融合。
文化墻是不同層次的建筑,還提供有功能性需求:這里面有人流的出入口、洗手間等各種功能的用房,還有通到山上去的通道,最終實現了在有水有山的園林文化當中去欣賞我們整體的成果。   
 
特殊舞美設計工程的考驗。這個大圓環在行業里面也是創新的設計,圓環升起地面18米,是用機械升起的,但是在水里要潛在水面以下,在湖下達24米深,把圓環降到水面底下是很大的大工程量,這個工程我們就做了將近4個月。
 
荷花都是通過裝置在軌道上移動的。船也都是沿軌道移動的。這些演員看起來是在水面上行走,實際上20厘米下是水下舞臺。
 
舞美設計或者說文化設計,在整體文化系統工程當中,起到頂層設計的作用,是頂層設計的決策者。文化理念和舞美頂層設計起到核心作用,任憑設計院、建筑工程如何博弈,都要服從我的整體藝術觀點。我們起到核心作用,其他都屬于我們舞臺設計的一部分。